-

都市男女

 

作者:烈烈风中

都市中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在人真正的欲望面前已经不是很重要了,在这 样一个都市中,就一直充实着这么多男人和女人,他们喜欢金银更无法摆脱对方 的肉体。就是这样的男人和女人,让都市成为都市。 (小庄篇)之一色男养成 夜深了,庄如栋自己坐在租的小屋内,一个人喝着啤酒,散发着自己的一直 不痛快。走出校园快2个月了,工作倒还稳定,只是4年的大学生涯,20多岁 的人了,连女人什么味还不知道。大学里好容易找了个女朋友,快毕业了却和别 人跑了。 最受不了的是身边的同事同学都有妞儿了,处男的身子只能靠自己的手爽一 爽。每天自己独守空房,看着黄片,胯下的大鸡吧涨的难受。用右手撸弄的滋味 到底和真的肏屄感觉有什么不一样呢? 住进着个只有15平米的城中村小屋里开始,春色还是有的,东侧隔壁住着 一对小夫妻,经常半夜,女人淫荡的叫声和男人舒爽的喘息声都着小庄的神经。 两间屋子间有一个小窗子,贴上了报纸。小庄经常在隔壁春色云雨之时站在窗子 后,轻轻撩开报纸的一个角,偷窥小夫妻的房事。 那女人大约26、7岁,身材还是不错,1米70左右的个头,悠长的两条 大腿甚是迷人。屁股虽然不太浑圆,纤细的腰肢却隐藏不住。向上是两个不太大 的奶子,奶头极小,也就绿豆那么大,却是向上翘着长的。鹅蛋的脸型,眼睛虽 然不大但很有味道。小小的嘴巴,上嘴唇稍厚,微微上翘显得很。那男的1米8 5的大个子,身体魁梧黝黑。还真是郎才女貌呢。 男人很是勇猛,每次和女人半夜都是做爱都是极猛烈。直干的那女人淫荡大 叫,那性感的嘴唇中发出淫荡至极的叫声,什么鸡吧呀,肏呀,屄呀什么的。男 人就干的更猛。只是每次时间都不长。10分钟左右就完事了。 西侧隔壁刚刚搬进两个大二的学生。一个白净漂亮,身材姣好,虽然不高, 但胸部很大,屁股很翘,走起路来很是诱人;另一个稍微偏瘦,身材顺条,胸部 很小,但两条笔直的大腿根部间缝隙很大,就是穿牛仔裤都能显出腿根间那的小 肉包。两个女孩刚刚搬来,小庄也就只能透过小窗子看看她们换衣服,但能看见 女孩诱人的裸体,也是兴奋的不行。 倒是对门住的单身女人,1米66左右的身材,既有那女学生的丰乳,又有 另个学生的直腿肉包,更可爱的是经常晚间穿一件吊带小背心,运动弹力小热裤。 胸部的子露出乳沟,下边的小热裤勒出两瓣浑圆的小屁股,前面肉包明显的一条 竖着的小缝儿——男人女人都知道那是屄缝儿。因为不是隔壁,小庄看不到更多 的东西。 今天小庄喝闷酒的原因还真是有意思。大周末的没劲,睡午觉时,忽然听见 女孩喘息声,「大白天就来?」小庄想着,一下爬起来,透过东侧的窗子向里看, 只有那个女的自己睡午觉。夏天的中午光线很好,可以看见女人一对诱人的奶子 附在胸前,下身褐色的内裤。小庄的鸡吧有点硬了。 「我肏,什么都没有。」小庄自语着。却依旧听见女人的娇喘声越来越大。 「我肏,那边小妞儿有男人了?」想着,小庄搬来椅子,轻轻的站在椅子上, 神头间,「我肏,小妞儿挺淫荡呀!」 屋子和小庄的大小差不多,西墙边有一张双人床。双人床上那个美白的丰腴 女孩正靠着西墙——天呀!一张白皙的圆脸,下面是一对丰满白嫩的大奶子,足 足34D,粉红的乳晕中间粉红的有如花生米大小的奶头已经挺立,左奶上一只 白皙的小手正弄捏着奶子和奶头;不是太细但白嫩的小腰前面是白皙的小肚子, 肚脐眼清晰深凹;一双白腿曲弯着大大分开,一只右手在两腿间摩挲。 「肏,女孩手淫!真没见过!」小庄想着,大鸡吧挺立的硬邦邦的,「我肏 你呀,把手拿开,让我看看你的屄呀。」 女孩好像听见了一样,双手向后支了下床,以便屁股向前挪挪——我靠,美 屄呀!女孩的屄肥肥的,只有阴丘上一点毛毛,屄缝儿两边肥肥的屄肉,屄缝儿 下边微张。 女孩微舔了下舌头,双手扶上双乳,各用一个食指轻按奶头打转转,「啊…」 女孩嘴巴微张,微微喘息。 小庄浴火难耐,胯下的大鸡吧涨的20多公分,鸡吧头儿像一个鸡蛋一样。 女孩的右手向下滑过肚脐,滑过张了毛毛的屄,伸向屄缝儿,用拇指和食指 把屄缝儿扒开。「我肏呀!」小庄看的心中大吼!屄缝儿扒开,粉红的小肉,两 片小的阴唇上方是个粉红的小豆豆,阴唇内向下露出一个小洞——屄眼儿。 女孩左手也向下,一只食指揉搓着小豆豆,「啊!」女孩兴奋的叫出声, 「好刺激呀!」揉搓着自己的屄豆豆,女孩小嘴微张,双颊开始绯红。随着手指 的加快,小庄那极好的视力清楚的看见女孩的屄眼儿微微张开,好像有一小股液 体流出。 女孩的手指顺着屄缝儿向下滑动,滑到了屄眼儿口,「啊…我又想要了」女 孩楠楠的自语。「燕子你个骚货,找别人爽去了,留我一个人!」 「燕子?是不是那个瘦的女孩?」小庄想着,「快呀,手指插进去,插进屄 眼儿里呀!」 女孩这时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燕子……干什么呢?真笨,还没得手呢?呵呵,……你身边没人吧… …讨厌……是,我正在自己玩屄呢,……都流水了……你身边不是有长鸡吧的吗? 让他肏你呀,哈哈……我不管你了,我痒了……屄里痒了,想挨肏了,行了吧… …没有鸡吧先用手指抠屄眼儿也比你干着好!……我自己玩了,拜拜!」 「我肏,现在的女孩这么骚!」几句简单的骚话让小庄血脉喷张。可是这时 候,女孩却用湿巾擦了擦屄,开始起身穿衣服了。 「妈的,真扫兴!」小庄听见锁门的声音。无比的没有兴致,挺立起的大鸡 吧慢慢软了。他叹了口气,找了件运动短裤穿上,一下躺在床上。睡着了。 一阵敲门声把小庄吵醒。除了房东收租,不会有谁来呀?小庄懒懒的起身, 连上衣也没有穿,打开门——吊带的白色背心,乳沟两边是挺拔的双奶,白色的 乳罩露出一点点边;白净平坦的小肚子露着可爱的肚脐。两条笔直的大腿分立而 站,两腿间肉肉的小屄裹在白色的弹力热裤中,屄缝儿的型型清晰可见。 小庄不由的咽了口唾液,以为自己还在梦里。 「不好意思,打扰你睡觉了。」女人开了口,「帮个忙好吗?」 「没事,」小庄赶快回答,「邻居们住着,有什么事儿就张嘴。」 「我买了几件家具,这楼上也没有什么男的,麻烦帮我搬一下吧。」 「小意思。」说着随女人下了楼。 女人买了一件沙发、一个床头柜子和一个大床垫子。送家具男人见到这女人 也是咽了口口水。 先搬沙发,送货的在前,小庄和女人在后面。沙发有点重,上楼的时候两个 人并排用力抬着,女人在右,小庄在左抬有靠背的那面。「呀!」突然女人手有 点累,小庄赶快向前用力把右手移到女人一侧;而这时女人却用腰赶快向前顶。 一个肉肉软软的东西抵在了小庄的手臂上,好舒服!这是她的屄吧! 女人这时并没有规避,而是又向上挺了挺身子,曲了下腿再挺了挺身子。这 动作正好让小庄的手背从上到下再从下到上滑过女人肉肉的小屄;女人左侧的奶 子也贴在小庄的胳膊上,软软的,好爽呀! 小庄倒是很尴尬,想抽出手又不舍得;不抽有怕女人不愿意。「我没有那么 大力气,就这样抬吧,我还舒服点。」女人的一句话让小庄如愿。「有便宜赚了, 上边蹭着奶,下边蹭着屄,艳福呀!」小庄想着都快乐出来了。 「师傅,您在前面慢点儿」女人说着却对小庄笑了笑。随后每走一步,女人 的奶子就蹭一下小庄的胳膊,下边的肉屄也随之两腿上楼的交替一上一下的摩擦 着小庄的手背。肉肉的,软软的,好爽呀! 三层楼好像很快就到了,小庄有点失落。随后的床头柜轻了点,送货的搬一 个,小庄搬一个。上到二楼,女人让小庄歇歇,顺便上来帮忙扶,站在小庄侧对 面,伸手抱住小柜,正好碰到小庄的胸膛,而身子向前一探,肉屄又贴在小庄的 手背上。奶子浑圆的在眼前晃,手背贴着肉肉的小屄,小庄的鸡吧有反应了。 抬床垫的时候小庄胆子开始大了,故意抬了大半边,还是希望着女人把肉屄 凑上来。女人却也正好的把两腿间的肉肉贴上来。床垫比沙发也不轻,刚走几步, 女人就要歇。小庄想:「要是手心摸摸多好!」正好小庄右手位置的床垫有一个 搬抬用的把手扣,他在歇息时就大着胆子把右手摸进扣索中,「这个可以得劲!」 小庄说着,手心转向后,要去抓扣绳。右手这么一动,那边有点松劲,女人身子 用力向前一挺——啊!小庄的手心正好扣在女人的两腿间那鼓鼓的肉屄上,手心 稍蜷,中指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女人的屄缝儿,「嗯?好像挺热!」小庄想着但不 敢看女人。 「真沉呀!」女人说着,若无其事的蜷一下腿又伸直,身子却向前挺了挺。 这下,小庄的中指正好在屄缝儿处从下滑到上有又从上滑到下,女人的挺身子又 让那手指深深的抠在屄缝儿下处。 继续向上搬,小庄右手故意不攥紧,半蜷曲着,好可以继续触碰那让男人情 动的地方。说实话,他还是头一回摸到女人的屄呢。 女人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继续用自己两腿间的屄肉摩擦着小庄的右手,并且 还随着走动不时地主动用左侧的奶子摩擦小庄的胳膊。每走七八步,她就喊停, 并更紧的贴着小庄。抬到了,小庄的右手心勒出一道红痕。 送货的走了。 「真不好意思,谢谢你」,女人大喇喇的坐在床上,双腿大大的分开着, 「坐下歇歇吧」顺势扔过一瓶水,「一会儿还得麻烦你帮我弄好。」 「好说好说,别和我客气。」小庄坐在沙发上,正在女人对面,可以清楚的 看见女人大开的两腿间鼓鼓的,正中间一道深深的大缝儿,那缝儿底部还有一小 汪水渍,「我摸她难道她有反应了?」小庄想着,翘起二郎腿,以便遮掩有点硬 的鸡吧。 「我换件衣服,一会儿你帮我摆弄摆弄吧,白的就是不禁脏。」女人说着右 腿蜷起放到床上,两腿间更是清晰,「啊,我叫曹冬冬,你呢?」 「庄如栋,你叫我小庄吧。」小庄说着起身准备离去。 「小庄,一会儿我叫你。」 「好,随叫随到,冬冬姐。」小庄快步出来,顺手把门关上了。 「什么情况?用奶子蹭我,主动让我摸屄,这不是偶然吧?」小庄为刚才的 事儿沾沾自喜。 也就10分钟,曹冬冬来敲门了。她换了一条牛仔短裤,好像是裤子剪成的, 不再很紧,上身没有动,但好像没有了胸罩。「小庄,再受受累。」 「不是个事儿,您说话就行。」 俩人把沙发推到一进门西墙边,沙发上面有一小窗子;电脑桌放到了东南角 上,衣柜放到西北角,一面大镜子放到了门后。干这些都很简单,小庄有点失落。 正好要挪床了,大双人床两个人推不动,「我收拾一下,你先坐那。」冬冬开始 把床上的东西收拾下来,以便减轻重量。 她爬到床上,屁股侧对着小庄。啊!那短裤就是裤子剪的,剪的很短,这个 姿势可以从后面看见半个屁股蛋。她左腿向前一跨——我肏!从短裤稍松的裆部 可以看见她半个屄呀!白白肉肉的,没有一根毛。 冬冬把床垫卷好,抱下来,「快,接一把。」小庄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准备接 着,「啊!」她却脚下一滑,一下扑过来。小庄被扑在沙发上,右手正按在她的 左奶上——啊!真没穿乳罩呀!小庄手心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她的一颗奶头,小小 的有如黄豆粒。冬冬这一扑,右腿抬起趴在小庄身上,小庄的左手正巧摸是光滑 的大腿上,顺势一滑,就滑到了大腿根部,短裤松垮,正好这只手滑进裤裆—— 「天呀!这次是真的,真的摸到女人的屄了!」小庄心里大吼呀。手里清楚的感 觉到屄缝儿和屄缝儿两侧柔软的屄肉。 「啊!没伤到吧!这鞋有点滑!」 「没事儿,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冬冬说着准备起身,正好胯部一使劲,小庄的食指顺着屄缝儿 滑过。「啊!」女人脚下一滑,又趴过来。食指正好抵在屄眼儿口。小庄可以觉 出一点点的滑腻感觉。 两个人起身,女人蹲身去脱鞋。小庄把床垫放到沙发上,一回头,可能是刚 才的缘故,短裤的裤裆全部跑到了冬冬的左腿侧,小屄全部都暴露在外了——肉 乎乎的小馒头中间一道幽深的缝儿,却没有一根毛毛。「我肏,白虎屄呀。」 「来吧,推床。换拖鞋算了,呵呵」冬冬说。 俩人用力把大床推到东北角,挨着大玻璃窗。又一起把新床垫子铺好。「多 谢了!小庄是吧,呵呵,都快4点了」冬冬笑笑,「剩下的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回头请你吃饭。」 「别那么客气,邻居们住着,有事儿你就叫我,我回去了冬冬姐。」小庄说 着离开了。 一个下午剩下的时间,冬冬一直蹲在公用大厅里洗衣服。小庄在公用浴室洗 了个澡,出来正看见洗衣服的冬冬,两个大奶子一晃一晃的,从背心的低领口可 以看见忽隐忽现的乳晕。从那大腿根向里看可以隐约的看见刚刚自己摸过的白虎 屄。小庄心里这个痒啊! …… 夜幕降临了,整个三楼除了小庄没有一个人影。经历了下午偷窥简单自慰, 偷听少女淫荡的电话,偷着摸到漂亮女人漂亮的馒头白虎屄后,现在什么都没有 了,小庄心里无比的失落。花生、熏肉和啤酒在肚子里产生了反应。 「妈的,我比谁差呀?」小庄楠楠的喝了一大口啤酒,「工作也还不错,收 入也还行,怎么这些妞儿一个也捞不着呢?」一口熏肉再喝一口啤酒,「这些个 屄,我一定要让你们好好尝尝我的大鸡吧!」他喝多了,他还真没有那个胆量。 一夜,小庄在酒精的影响下睡的很沉,可能梦里他和那个冬冬姐肏屄了。 周一了,工作还是要做的。地产公司策划部的枯燥工作终于快结束了,给公 司定了一批派发的小礼品,要有一部分放到小庄家,经理同意小庄可以再租间屋 子,以便随时取用。小庄先回到了自己的小屋。整个三楼还没有人回来,小庄突 然想到昨天给那个白虎屄的冬冬搬东西,她西墙上有一个小窗子。太好了,就租 她西面那间小屋。 很快和房东太太谈好了价格,才220元,房东也很高兴。房东太太是个3 4、5岁的寡妇,平常没有什么工作,就靠租房子收入。上下三层楼,一楼自己 住,二楼7户,三楼6户,生活还是不错的。 小庄把14个大箱子搬到那个屋里,在东墙边的窗子下堆上4个,小庄爬上 去试试看,正好可以趴着看到隔壁的床。「好呀,又多个白虎屄可以看看。」 …… 夜幕降临了,小庄等待着同楼的妞儿们回来,看看换衣服也是好的。高跟鞋 的脚步声传来,是冬冬。门开又关上了。小庄赶快轻手轻脚的出门,进到那间小 屋,爬上箱子,探头向冬冬的屋里看。 冬冬对着床,脱下工装白衬衣,脱下白色的乳罩。伸了伸懒腰,解开工装短 裙的拉链,裙子落在地上,黑色的蕾丝平角内裤显得她浑圆的屁股,但好像很正 经。她一下趴在床上。 「妈的,掉过身子来!脱裤衩呀!我要看你的奶子,你的屄呀!你的白虎屄 呀!」小庄心里喊着。 冬冬真的翻过身来,一对32C的奶子上深粉色的乳晕中黄豆大小的奶头, 她曲腿抬臀脱下内裤,双腿曲起分开——我肏,这就是我昨天我摸到的白虎馒头 屄呀!白白的馒头中间一条深缝儿,缝儿中间是一个合着的小蚌壳一只向后差点 就延伸到了屁眼。 冬冬好像睡了,一动不动。小庄看着没有什么意思了,就悄悄回自己屋里了。 小庄想找个相机拍小裸体的冬冬,可是公司的相机没有带,自己的小相机会在晚 上拍照闪光灯。小庄无奈的出去吃东西了。 1个小时多后,夜大深了,小庄回来了,总想去再看看冬冬。上到三楼,正 好冬冬出来,穿着一件黑色短款睡裙,「小庄,正好,还得找你帮帮忙。」冬冬 对着小庄笑着说。 「好,没问题。冬冬姐说话就是。」说着和冬冬进来她的房间。 「先坐吧」冬冬坐在床上,这摆设不是很得劲。 小庄坐在沙发上,正对着冬冬——我肏!没有裤衩!小庄清楚的看见她睡裙 下面露出两腿间那白虎馒头屄。「要不,把那个镜子放这边?在那我用着不方便。」 她边说边把右脚抬起放在床沿上,小庄更是清楚的看到她那带缝儿的肉馒头。 俩人折腾了一会儿,衣柜挪到了床边,沙发向里推,镜子挪到了沙发边正对 着床沿儿。俩人捣鼓的时候,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的,小庄总能不小心碰到冬冬 奶子,看一眼她的屄。 「总麻烦你,今天下班晚,明天早,我请你吃饭吧。」冬冬坐在床上,继续 抬着右腿,展示着那白净的馒头屄说。 「别了,不算什么。」 「说好了,明天就在家吃吧!屋子是你帮我收拾的,不给我面子吗?」 「好吧,我买菜。」 …… 小庄回屋,呆了一小会儿,听着外面冬冬洗过澡,自己也去洗了一下,冬冬 那白嫩的小屄总是在眼前晃。「妈的,再看看去。洗了澡了,脱光了吧。」想着, 小庄轻声来到小屋,爬上箱子。我肏呀!!太棒的节目呀! 透过窗子,大床上躺着一个高挑长发,胸前挺着一对大奶子,大腿大大分开 坐在床沿上,屁股下面垫了一块浴巾,浴巾上是那馒头状的白虎小屄,屄眼儿分 开着,是一根粉红的棒状物体顶开的——那是根健慰器,就是假鸡吧。 「我肏!」小庄的鸡吧已经高高挺立,「我这有真鸡吧,你还用假的自己肏!」 想着,心里兴奋着却有点怪怪的。 titlecolor='white']!@#$%^ 「冬冬呀冬冬,你真骚!」 她开始对着镜子自语,「就这么想男人?」 「是真骚,想挨肏,爷这有鸡吧呀。」想着,小庄差点说出声。「原来镜子 放这儿是有用的!」 「骚货!看见了吗?哼!你这屄是多想要鸡吧呀!」她自语着,挺起下身, 左胳膊肘支着床,手摸着左奶子;头靠到沙发垫和两个枕头垫成的靠垫上,可以 看着镜子里淫荡的自己,右手从屁股下伸到两腿间,抓住那根假鸡吧,「骚货, 准备挨肏吧。」说着,右手开始动作,使得那假鸡吧开始进出自己的屄眼儿。 「啊……!肏我!啊……我的屄好爽呀!」 小庄的鸡吧高挺,鸡吧头的小缝儿中沁出粘液。看着冬冬自己用假鸡吧肏屄, 右手撸动着鸡吧,幻想着那假鸡吧变成自己的真鸡吧。 「曹冬冬,你个骚屄!」冬冬自己骂着,加快了假鸡吧插屄眼儿的速度, 「你就欠肏,欠男人的鸡吧肏你的骚屄!……啊!」屄缝儿分开,假鸡吧不粗, 但一下下出入屄眼儿,把粉红的屄肉带出再捅进,淫水浸淫着,发出「咕叽咕叽」 的淫靡声音。 「你就是骚屄,我肏你呀!」想着撸鸡吧的手继续加快。好像那肏着冬冬的 正是自己的鸡吧一样。 「肏屄就是爽!……啊!……我叫曹冬冬,啊……就是要,要大鸡吧……肏 我的屄洞洞!肏我吧,大鸡吧肏我屄洞洞呀!」一根假鸡吧很快就把冬冬送上了, 腰部颤抖,屄缝儿缩紧,屄眼儿一下下抽搐,像小嘴一样吸着假鸡吧。 「曹冬冬,肏洞洞。我肏,我的大鸡吧肏你的屄洞洞呀!」小庄心里呐喊着, 撸动自己硕大的鸡吧。 冬冬拔出假鸡吧,用湿巾擦了擦刚刚被肏到高潮的屄,对着镜子,「明天还 有事,今天不玩儿了。」对着镜子挤了一下眼睛。把满是淫水的假鸡吧轻轻插进 自己的屄眼儿里,两腿夹住,起身坐在电脑桌前,弯身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黑色的 笔记本,开始写着什么。 冬冬写写,左手就伸到胯下活动活动插在屄眼儿里的假鸡吧。「哎!本身是 个骚屄,还敢写日记,真不要脸!呵呵」她自嘲了两句,把本子合上,放进抽屉 里。站起身,拔出假鸡吧,用湿巾清理了假鸡吧,放进一个红色的鞋盒子,放进 床下。自己又清理了刚刚被肏的淫水泛滥的小屄,倒身关灯睡了! 「妈的,我还没射呢。」小庄轻声回到自己的小屋,没有射的鸡吧涨的难受。 算了,明天还上班呢,也睡去了。 …… 第二天,小庄领着一群大学生在几个路口派发小礼品和传单,下午3点多就 完事儿,就早早回来了。他想到了冬冬的日记,会写些什么呢?昨晚她说什么 「骚屄写日记,不要脸」,看来有文章。 躲进小屋,看看窗子能打开,虽然不大,刚刚好可以爬过去。他赶快拿了相 机,擦了擦那窗台,小心的确定三楼没有人,便爬进冬冬的房间,拿出那本日记。 日记写的不多,只写了十几篇,小庄一篇篇都拍下来,把本原样放回原处, 爬回小屋,关好窗子。回到自己的屋里,连接电脑,看看日记都写的什么。 天呀!满篇的淫词浪语,甚至写「肏」而不是「操」,「屄」而不是「逼」。 曹冬冬好像很久没有男人了,身体非常需要男人的大鸡吧帮自己解决屄里的 奇痒。前几篇都是写自己这么想男人,怎么想挨肏,以及自己用那假鸡吧自己肏 屄的事。这些足以让小庄的鸡吧挺立,看着看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浮出水面。 日记里的淫词浪语写到了前天下午搬家具的事情,原来那时冬冬早想试探小 庄这个帅气的还算强健的男孩,她注意到自己的穿着会让他有反应,就故意用穿 着试探。意外的收获是他不小心中碰到了自己的隐私部位,这个意外却让她加大 了胆量试探男孩。 她开始故意用奶子贴他,又故意用肉肉的屄去接触他的手,她看到了他裤裆 里鼓鼓的大包,她知道那是他的鸡吧开始硬了。她莫名的想让他更放肆些,直到 抬床垫时他的手心隔着衣服摸到自己的屄上。她故意的停停走走,想让他放大胆 子抚摸自己的屄。 搬完后,她故意那样坐,试探他的反应,她把自己热裤上由于兴奋屄里流出 淫水浸湿的地方。虽然他尽力掩饰,但裤裆里的鸡吧不听话的涨大却更被她看在 眼里。 换衣服是冬冬想故意让小庄看看自己的屄。突然的扑倒是她想顺便碰碰他的 鸡吧,试试鸡吧的大小和硬度,可是那卷子床垫太厚了,她没有碰到他的鸡吧, 却阴差阳错的让小庄摸到了自己的裤裆里,实实在在的摸到了屄上。她就顺便再 次摔倒,其实她当时真的很希望小庄更大胆的顺势把手指抠进屄眼儿里。 蹲着地上时,是冬冬故意把裤裆向一侧拉开,把整个屄展示给小庄看。随后 的故意找身体接触。 其实这些都是冬冬的一个游戏而已,通过勾引男孩寻找自己生理的刺激。那 夜她在外面喝了些酒,很晚才回来。想着白天的刺激,用那个假鸡吧肏了自己的 屄。可是快感不强烈,她就又想到了对面的男孩。一个邪恶的淫荡的计划开始在 她写日记时产生。 …… 第二天,曹冬冬不知道小庄租下隔壁偷窥自己的事。但是重新摆放家具的注 意便是计划的开始,一方面她想要那面镜子放到方便的地方以便自己手淫的时候 看的清楚更加刺激,一方面她想再进一步试探小庄。 可是没有太多的身体接触,冬冬感觉不怎么爽。只有那根假鸡吧可以解脱自 己寂寞的身体里那发痒的屄眼儿。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对着镜子淫荡用假 鸡吧肏自己的小屄时,却有一双眼睛偷窥着自己。可是那个假鸡吧没有给自己的 情欲带来满足。写日记的时候,计划完全浮现了。这次,曹冬冬不想再矜持了, 马上就来例假了,不能再耽误了。 「我肏!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小庄嘴角露出淫笑,「看来今天爷的 鸡吧终于可以肏真屄了!」 ……??…… 6点多,小庄出去买了些熟食回来。「呀,你真去买菜了!」冬冬已经回来 了,依旧穿着那件小的牛仔短裤。 「我说了我买菜。」小庄笑笑。 「我也买了,你先歇会儿,我先洗个澡。」冬冬说着去洗澡了。 一会儿,冬冬洗澡出来,「小庄,我弄菜,你也先洗洗澡吧,这么闷热的天 儿。洗完就过来。」 小庄知道这是她的计划开始了,也就去洗澡了。 洗过澡,小庄换了件红色休闲T桖,一件白色运动短裤,想了想,还是穿了 件平角内裤,来到冬冬的卧室。 只见冬冬上身穿着红色的吊带背心,胸前两个小奶头隐约可见,但肩膀上却 好像还有胸罩的带子;下身还是穿那件牛仔短裤。「小庄,来坐。」屋里沙发边 放一个摆个几样小菜的小桌子,对面是一个矮点的马扎,冬冬让小庄坐沙发上。 「我习惯坐低点,我坐这个吧。」冬冬的计划是自己坐马扎,以便一会儿找 机会假装摔倒。可是小庄想的是,坐低点可以随时偷看冬冬的裆部。 「喝点酒吧。」冬冬说着,拿来一瓶打开的红酒,「没有高脚杯,用玻璃杯 吧。」说着坐在沙发上,伸手给小庄倒酒,两腿却紧紧夹住的坐姿让小庄有些失 望。 一切在矜持的气氛中进行,两个人聊着天,什么工作呀、购物呀之类的,喝 酒的速度很慢。原来曹冬冬今年26岁,家是北方一个小城市的,大学毕业后想 当老师,但考研没有成功,现在在一个红酒专卖店的销售员,每天工作很枯燥。 夜幕悄悄的降下了,三楼还是没有回来一个人。「呀,得拉窗帘了,」冬冬 说着,终于分开两腿伸了个懒腰。那件短裤的裤底好像更小了,只是窄窄的一条 布,好像就2里面宽。小庄正好可以看到两腿间白净的肥嫩屄肉,但那条小布正 好挡住了屄缝儿。「呀,窗帘坏了,你得帮我挂一下,不挂窗帘爬对面楼上有人 偷窥我,呵呵。」说着她站起身,把短裤向下拉了拉。 「好吧,我来。」小庄知道,曹冬冬的阴谋开始了。但他不知道挂窗帘是什 么样的计划。 「我来吧,上边怎么挂你不知道,你扶我一下就行,」说着冬冬踩到沙发上, 向窗台上爬去,「扶着我点,喝了酒了。」 小庄左手推着她的腰,右手还真不知道放什么地方合适。「低点,」冬冬说 着,拉起小庄的右手,很自然的放在右大腿根部,然后左腿用力支撑窗台,右腿 悬空,身体向上伸展,伸左手去拉窗帘钩,右手向下,「窗帘给我。床头那个粉 红色的。」 小庄拿来窗帘递给她,由于她是左腿支撑,便把右手扶在她左大腿的内侧。 这个位置可以清楚的通过冬冬的右腿根看见冬冬馒头状中间有缝儿的小屄。冬冬 假装仔细挂着窗帘,动作很慢,不时的动动身体。 小庄知道这是她的计划,就是现在找机会摸摸那眼前的小屄也没有问题,便 左手扶住她左屁股短裤正好遮不到的下方,右手扶到有腿根内侧。冬冬感觉到了 变化,突然手一松,窗帘下落,身体随着窗帘的下落向下一曲,这下扶在右腿内 侧的那只手一下滑进裤裆里,实实在在的摸在了肉肉的屄上。这一下,两个人都 停顿了,小庄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把窗帘再给我吧。」冬冬的话打破了宁静。 这一侧的窗帘装好了,拉过另一边。两个人上了床,这次小庄胆子更大了点, 靠着窗边的墙,扶着冬冬,右手直接就扶在她左腿正面内侧根部,指尖离那小屄 不足2厘米。冬冬突然右腿前挺,身子微微向下曲,小庄的手顺利的滑到那柔软 的勾引男人的地方。两个人就一直这个姿势,直到窗帘挂好了。 「好了,继续喝酒。…啊!!」突然冬冬脚下一滑倒向大床,顺手一拉小庄, 两个人就一下倒在床上。小庄那在她裤裆里的手别在里面,抽不出来,小庄左手 支住床,右手正好压在她屄上,也正巧中指不知怎么回事已经稍稍探进了屄缝儿 里一点。 「别动,我摔岔气了,」冬冬说,「听我的,别动。」 「我肏呀!」小庄心里大喊,「这是主动把你的屄让我摸让我抠呀。」 小庄大着胆子,把手指又向屄缝儿里抠了抠,手指可以感觉到屄缝儿里的热 量。 「好了,喝酒吧。」冬冬笑笑,起身走向沙发,「你没扶好,要罚。」 「对不起,我认罚。」 两人落座,这次冬冬大分着双腿,「罚你三杯,你自己喝两杯,我陪你一杯, 怎么样?」说着右腿抬起,脚放在沙发上,跨中裤底早就偏到左侧,馒头屄展露 无疑。 「好!姐姐说什么是什么。」看着眼前的美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再倒上, 又是一口气。「喝了,姐姐说陪一杯的。」 「干!」两人碰杯,一饮而尽。 「还是这么喝过瘾,」冬冬说,「刚刚你说什么,是我说什么是什么吗?」 「是,姐姐说什么是什么。」酒劲好像上的很快。 「咱们玩游戏喝酒吧?才8点多,还早呢。」 「好,全听姐姐的。」小庄也知道游戏也是她的计划,但也是不知道怎么弄。 「咱说好了,游戏得有规矩,谁都不能耍赖!」冬冬诡异的笑笑。 「一言为定!绝不赖!」 「好,先干一大杯!碰杯了就定下了!谁赖谁他妈不是人!」冬冬倒着酒说。 「姐姐说话真粗,呵呵。」小庄一语双关的笑笑,「我喜欢!」 「我就是喜欢直爽,直接。来全干了!」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 酒精可以神经,也可以作为遮羞的借口。有多孩成为女人都是借着酒精遮着 羞。今天,一个是春情荡漾的骚女,一个是欲火难耐的处男。在一阵坦露偷看的 回合中,彼此都以为自己占了先机了。 「我再拿点酒,」说着,曹冬冬站起来,顺手把短裤向下拉了拉,绕过小庄, 走到东墙边的一个小柜子边,在里面拿出两瓶红酒。不知道是真的酒劲上来了还 是装的,她走路有点摇晃。「拿过去,先放那边。」她把酒递给小庄。小庄顺手 放在小桌里侧。「喝酒就得痛快,怎么样?」 「冬冬,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小庄抬左手去扶冬冬,她却推开了手,「我, 没喝多,我看你才喝多了。」她径直走回沙发,向下拉了拉短裤,依旧右脚搭在 沙发上。小庄假装不看,但他不时的偷眼看那两腿间裤底根本遮不住的馒头屄, 甚至说是她故意露出来让看的骚屄。 「这个游戏叫说实话,谁输了喝酒,这一杯喝4次行吧。」她说着看看小庄, 「然后赢的问输的问题。必须回答真话!」 「怎么定输赢呢?」 「简单,抽扑克,A是1,K是13,比大小,差一点问一个问题,谁他妈 的说假话谁他妈的那个。」冬冬笑笑说。 「那都问什么?」小庄假装很疑惑的问。 「今天就咱俩儿,什么都能问,问什么都行。」 「好,全听冬冬姐的。」 「那开始了,」她把一副扑克牌放桌上。「你先抽吧。」 「冬冬姐先。」 「那好。」 …………………………… 冬冬是个7,小庄是个9。冬冬喝了口酒,「两个问题,问吧。」向后伸了 伸懒腰,胯部向上挺了挺,不知道短裤的裤底什么时候偏到了左侧,整个馒头屄 的全貌一览无余。 「冬冬姐多大了?」 「26虚岁。」 「有男朋友了吗?/ 」 「分手了,行了吧?」她嫣然一笑,「就这样,会了吧?不能耍赖!」 第二局,冬冬是9,小庄是J。「又是我,问吧。」把酒喝了。 「男朋友怎么分手了?」 「都不好,合不来。」 「都?」 「是呀?」 「几个呀?」 「你犯规了,只能问两个,喝酒。」 再来,冬冬又输了,3个问题。 「交过几个男朋友?」 「3个。」 「都……都帅吗?」小庄想问「都肏过你吗?」可真的没敢。 「啊?」冬冬当然知道他要问什么,「一般人。」 「怎么不找了?」 「没有合适的。」冬冬淡淡的答,「看你问的这么肤浅的问题,看我赢了怎 么问你。」说着把左脚也搭在沙发上,两腿呈现一个M状;身子后倾,胯部向前 挺了挺。那肥嫩白皙的肉肉小屄中间的那条肉缝儿稍稍分开,阴唇闭合,像个小 蚌壳。 「这次你帮我拿一张,你手气好。」 小庄随手抽了一张探身递给冬冬,为的是可以更近点看她的小屄。 冬冬是Q,小庄是8。「哈哈,先喝酒,4个问题。」 「交过女朋友吗?」 「是」 「几个?」 「1个」 「怎么没见过?」 「和别人跑了。」小庄顺势把酒喝了。 「你们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呵呵」 「别问了,连手都没怎么拉过」 「真笨呀你。呵呵」冬冬坐起身子,「鸡毛蒜皮的问题,有鸡吧什么劲呀?」 「那?我真不客气了!再干一个吧!」 「好,干杯!」 …………… 新的开始,小庄是9,冬冬是8。冬冬喝了酒,「问吧。」故意看着窗帘。 微风轻轻吹动窗帘,粉红色的窗帘外传来远处微细的闪电。 小庄看看眼前诱人的大腿和大腿间的馒头无毛屄,「我可问了。冬冬姐,咱 不带急眼的。」 「问吧,真墨迹。啊,叫我冬冬吧。」她依旧不回头。 小庄知道她是故意不看自己,「妈的,我也是爷们!」小庄想着,问道: 「你和你那3个男朋友都那个过了吗?」 「哪个?」 「就是那,那个。」小庄也不知道自己这么结巴了。 「好吧,还是个爷们呢,跟个大姑娘似的。」冬冬坏坏的一笑,「都有过。 看我多痛快!你别不敢说,一会儿我让你自己说。嘻嘻,怎么好像我是男爷们, 你是女的似的。哈哈」 下来一把,小庄是个2,冬冬也不大,是个5。「哎呦,没抓着机会,但还 是我赢,呵呵。喝酒吧。」 「问吧,我喝。」小庄喝过酒。 「那刚才说的那个是这个意思吧?」她鬼笑着,把左手攥成空拳,右手只伸 出一飞食指,一下一下向右手的拳心里插。 「是!」小庄点头,心里想:「正片开始了。」 「那你用两个字的词说说这是什么意思,说通俗的说出5个。」她继续做着 那个动作。 「这个,、办事,」冬冬摇着头听着,小庄当然知道她想听什么继续说, 「打炮、崩锅,还有肏屄。」 「真坏!」冬冬脸红了一下,「那你那个过吗?」 「那个,哪个呀?」小庄坏坏的一笑,吃了口菜。 「讨厌,算了,」冬冬脸更红了,「那个,那个就是,肏屄,行了吧?」 「呵呵,真没有。」小庄倒不好意思了。 「骗人。不和你玩了。」冬冬生气了似的。 「真的,谁骗人谁是小狗。」小庄赌咒发誓的。 「就信你一回」冬冬说,「小处男。嘻嘻。」 再来,冬冬是Q,「这下你惨了!哈哈!」小庄是5。 「好,你想和女人那个吗?」冬冬好像放开了,「想肏屄吗?」 「当然想呀!」小庄毫不犹豫。 「这是实话!那没有女人你咋办呀?」 「自己撸呗。」小庄故意把手淫说的更粗俗。 「撸?什么意思?说明白呀。」说着用筷子轻轻打了一下小庄。 「好,说明白。」小庄喝了酒,「就是用手撸那个,那个鸡吧,知道吧,撸 射了为止。」 「那你摸过女人的胸吗?」 「真没有,多惨呀!」小庄更不好意思了。 「碰过女人那里吗?」她主动喝了口酒,「就是下边,就是屄。够清楚了吧。」 「碰过。」 「几个问题了?啊,才4个,我喜欢问到底,哈哈……谁呀?谁的屄让你摸 呀?」 「这个,我不敢说。真不敢说!」小庄真为难了。 「说,说不说?多没劲呀,一会儿你赢了也可以这么问我呀。还是不是爷们!」 冬冬真有点急了。 「好,你让说的。不许急眼的。」 「说,我不急。」 小庄想了想,应当把这个问题说的更粗俗才更刺激她的神经,「我摸了一个 女孩的那个,那个屄,特棒,就是……就是,你的屄呀。」 「讨厌!」冬冬脸一下红了。 「我说不说的,你非让我说。」小庄倒是很委屈的样子。 「继续问,既然敢玩,就不怕。哼!」冬冬脸色绯红,胸前小背心里的小奶 头已经挺立,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大分开的双腿间的小屄缝儿有点微张。「那你 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这简直是个无聊的问题,因为冬冬不知道该怎么问了,她知道火候差不多了。 「像冬冬姐这样、漂亮、开朗的。」小庄当然要这么回答了。 「嘴真甜呢,叫我冬冬就行了。」女孩当然喜欢有人赞美了。「就剩一个问 题了,嗯……你们男人在一起谈论女人吗?」 「当然!关系特好的聊的多些,关系差点儿的少。全完事儿了,看我怎么赢 你。」 「看牌说话,」说着,冬冬抽出一张牌,「啊!讨厌!」是张A。 「我要报仇了!」小庄抽牌向桌上一甩,「哈哈!」是K。 「愿赌服输,来吧。」冬冬很不服气的样子。 「第一个,你已经和男人那个,啊,肏过屄了,那肏屄舒服吗?」小庄坏坏 的笑着。 「真是的!」冬冬扭捏一下,「你说呢?」 「现在是我问呀,规矩是你定的,冬冬姐,不,冬冬,我又没有肏过,是吧? 爽吗?」 「废话!爽呀,要是不爽怎么都想呢。」 「呵呵,有道理!第二个,那你说肏屄是男人爽呢还是女人爽呢?」 「我想应当是都爽吧,我又不是男的。」 「好,第三个,你那3个男朋友,你和哪个肏屄最爽呀?」 冬冬想了一下,「第二个吧。」 「为什么?」 「讨厌了,算了,愿赌服输,说就说,」冬冬喝了杯里的酒,「你这么八卦, 我全告诉你。第一个挺体贴的,我们那个的时候也不错,就是他只知道闷头猛干, 没有情调;第二个坏坏的,满嘴粗话,我都是跟他学坏了,他特会女人,就是太 花心了;最后这个人挺好,就是工作太忙,我们有时候一个多月都见不着一回。 行了吧」 「第五个了,你多久没让男人肏过了?」 「4个多月了。」 「这么久了,想要了咋办呀?呵呵」小庄坏笑着,眼睛盯着冬冬腿根的小肉 屄。 「呀!讨厌!」冬冬一捂住腿间,「短裤是裤子坏了自己剪的,你讨厌,偷 看我。」说着把短裤向上提提,这下那条布条一下勒进了屄缝儿里,两边的屄肉 鼓鼓的。「你问什么了?」 「你4个多月没有和男人肏屄了,要是想肏了,你咋办呀?」小庄故意的。 「自己摸,自己抠抠呗。」 「说清楚呀。」 「说就说,自己摸摸奶,玩玩奶头,用手指抠抠屄,就是,就是把手指插进 屄眼儿里。行了吧?」 小庄想揭穿她,但酒精还没有让他失去理性,「你也看黄片吗?」 「看过,不很喜欢。没什么意思。」 「第七个了,哈哈,一下问这么多,过瘾!」小庄故意大笑着,「你除了和 那3个人肏过,别的男人肏过你吗?」 「没有。」 「第八题,要是真肏屄,你喜欢肏你的男人那鸡吧大点还是小点儿呀?」 「不知道,我想是硬点好吧。」两个人全都放开了。 窗外的闪电开始明亮了,雷声断续的传来。看样子一场大雨要来了,估计三 楼的房客都不回来了。物理的两个人在酒精和情欲的催动下,身体里大量散发着 肾上腺素,都是面颊绯红,呼吸加快,女人乳头挺立,屄眼儿里早就湿了;男人 的鸡吧涨的像根铁棒,把裤裆支的高。 「第九题,你们女人在一起,会谈论和男人肏屄的事吗?」 「特好的姐们会。」 「你和你的好姐们会在一起,怎么说呢?就是互相抠屄吧。」 「会呀。」 「你和你那姐们怎么玩的?」 「真八卦!她是我同学,长的特漂亮,嫁了一有钱的老公,可是那男的光有 钱了,我姐们空虚的时候,偶尔找我。」 「我问是是怎么玩的。」 「讨厌,互相摸奶,舔舔奶头,用手指插进屄眼儿里抠。还能怎么样?」 「最后一个题了,我问了啊,」小庄坏坏的笑笑,「我摸你的屄的时候,你 有什么感觉呀?」 「真坏你!赚了我便宜还这样。」冬冬又用筷子打了一下小庄,「陪我把酒 干了,我告诉你。」小庄二话不说,端起酒杯,对着冬冬,两人眼神一对,杯子 一碰,一饮而尽。 「好吧,你摸我我都知道,感觉还行。就是你这个笨蛋,呵呵」冬冬笑起来, 「我都不在乎了,你都不敢,现在想,我还不给了呢!」说着站起来,「我去洗 手间,你把那瓶酒也打开。」 ………… 冬冬踉踉跄跄的回来了,短裤的扣子和拉链都没有系好,她一屁股坐在沙发 上,短裤却一下滑落下来。由于短裤拉住了腿,她无法张开大腿,两腿间只是一 个肉球,「呀,哈哈,又让你赚便宜了。」她把短裤提起来。又大分着腿坐下, 从短裤边又可以看见她的小屄了。 「冬冬,你喝多了,咱还喝吗?」 「喝,才10点,外面又要下雨,把这瓶喝完。」 「游戏还玩吗?」小庄故意问。 「你不是想看我吗?偷着看一晚上了吧?」冬冬不屑的看了一眼小庄,「还 是比扑克,谁输了喝酒,脱一件衣服。行不行!」 「行啊!当然行!你怕呀?」 「坏蛋!谁怕谁呀?」冬冬说着,「干了这杯开始!要有顺序,从上到下, 从外到里。」 第一把,小庄输了。 「脱吧?」冬冬得意的说着。 小庄脱下T桖,露出还算结实的胸膛,两颗小乳头早就挺立了,谁说男人的 乳头是摆设了。 第二把,小庄又输了。 「脱呀?愿赌服输!」冬冬很得意,估计她早就想看看这个男孩的鸡吧了。 「脱就脱。」小庄喝了口酒,站起来脱下运动短裤,露出平角内裤,胯下的 大鸡吧把内裤支起一个大包,鸡吧头流出的粘液把内裤浸湿了花生大的一块。 「让你在偷窥我,我非把你扒光了!」 再来,小庄赢了。「哈哈,不能总我输呀,来吧。」 「怕你!」说着向上脱下吊带背心。「我乳罩好看吗?」那是一件红色的薄 款低罩杯乳罩,两个罩杯中间各有一条向侧上方延展的缝儿,两颗挺立的奶头从 缝里挺出。「我刚刚买的。」 「好棒!」小庄咽了口唾沫。 「看你那色样儿!」冬冬简直是勾引了。 再抽牌,小庄又赢了。 「讨厌,刚刚还说胸罩好看,不脱了吧?」 「愿赌服输,你说的。」小庄没等说完,冬冬已经解开乳罩的背扣,双手捂 住奶子,慢慢脱下胸罩。「啊,把手拿开呀。」 「我说脱衣服,没有说不能捂住呀。」冬冬耍着赖。 「看我再赢你,你是捂住奶子还是捂着那个,那个屄。」 「赢了我再说。」 这次小庄又赢了。「哈哈,让我说中了吧。」小庄欣喜。 「反正又不是没让你看过,」冬冬说着,起身去脱短裤,放开了捂着奶子的 双手,一对大白奶子脱颖而出,乳晕已经发红,奶头高傲的向上挺立。短裤本来 就没系什么,一下就脱下来,「看吧,全给你看!哼!」 「好漂亮啊!冬冬,你太美了!我…」小庄欲言又止。 「你什么,受不了了吧?」冬冬淫荡本色露出,「没有输不许脱,看你射在 裤衩里。呵呵。我总输了,该我赢了吧,这样,赢了的可以问一个问题。行吧?」 「可以,我要问问题了。」小庄赶快跟上。 「下局开始!哈哈」 小庄又赢了!「冬冬,你没有衣服了,脱什么呀?」小庄色色的问,两眼上 下打量着高傲的奶子和白净的小屄。 「嗯……让你亲一下行了吧。」冬冬放浪的说着,把脸颊伸给小庄。小庄亲 了一下她的脸,他很喜欢这种小火慢熬的游戏过程,虽然鸡吧憋的不舒服。 「香!真香!冬冬好香呀!哈哈!」小庄得意的夸赞着,「还有问题呢,呵 呵。告诉我这个是什么,用一个字说。」小庄把马扎挪到了冬冬右侧,手指指向 她的两腿之间的肉馒头。 「真坏!」冬冬这次是用手打了一下,「这个都不知道吗?说了一晚上了。 讨厌!这个是我的——屄!」 「我知道,就是想听你说呵呵!」小庄坏笑着,左手扶在她的右腿上来回抚 摸着。 「坏蛋!」冬冬媚媚的。 「哈哈,天呀,我又赢了!」小庄又赢了,「这回怎么着?」 「你想咋样?」冬冬故意问。 「摸摸你的奶子行吗?」冬冬没有说话,小庄把两只手伸去,抓住那对子— —天呀,柔软的感觉还是第一次!太爽了!两团嫩肉在手心里的感觉无法形容呀, 奶头在手心中更加的刺激。小庄左手抓揉着一只奶,右手用食指和中指缝儿夹弄 另一只奶子的小奶头。「啊…」冬冬喉咙里传出轻轻是呻吟。「好了,好了。」 冬冬推开了小庄的手。 「冬冬,你的奶子太棒了,好软呀!我还是第一次摸女人的奶子呢。」 「小处男,你不会要射了吧?」冬冬玩笑着说,却是真的不想让他射了,他 知道,男人射过后,一般鸡吧就软了,眼前这个男孩的鸡吧她还没有见到呢,软 了就是小鸡鸡了。 「我没有那么差,你放心吧,我自己撸的时候都2个小时不射呢。」小庄还 真不是吹牛。「我还有问题呢,呵呵。」他坏笑着,「我听说女人动了情,屄里 会流水,你流了吗?刚才我摸你奶子的时候好像你有反应呢,呵呵,给我看看呗。」 「坏蛋,看吧」冬冬两只手扒开屄缝儿,蚌壳上方是小豆豆,蚌壳打开上面 有个下孔,下边的大点的洞洞就是阴道了。她一个小左手食指指着屄缝下方, 「看见了吗?」从粉红的小屄眼儿里的确流出一点透明的粘液。 「哪呀?我不懂呀。」小庄故意挑逗着。 「这儿,」冬冬手指又指了指,「阴道,就是屄眼儿。」 「真流了,受不了了吧?哈哈」 「再来,不信赢不了你!」冬冬说着,顺手抽一张牌,甩在桌子上——A! 「哈哈,这回我想再好好摸摸你的屄,行吗?」小庄诡笑着,右手已经摸上 了冬冬的屄。「手指不许插进去。」冬冬赶快说。小庄的右手摩挲着肥嫩的屄丘, 中指沿着屄缝儿上下滑动,指肚每下都碰到小豆豆,指尖每下都从屄眼儿口滑过。 「啊……讨厌呀!」冬冬已经叫出了声了。 「以前不能算,这才是摸屄呀,你的水都沾我手上了。舒服吗?」小庄故意 的问。 「讨厌!哎呦……啊!」冬冬的左手已经不由的自己玩弄自己的奶头了, 「真坏!」 「好了,继续吧。」小庄觉得她反应有点大了,故意停下。 玩弄自己敏感的小屄的手拿开了,屄缝儿里的感觉一下没有了,冬冬空虚了。 「讨厌!」 接下来的一局,冬冬终于赢了。「快脱,让我看看你的鸡吧够不够分量!」 全身裸体,说着淫荡至极的话,还被玩了奶子,玩了屄,没有什么可以矜持的了。 小庄站起身,正对着冬冬,向下退裤衩,随着裤衩下落,一根硬邦邦的肉棒 棒一下在冬冬的眼前弹出来。「怎么样呀?」粉红色的大鸡吧向斜上方挺立,足 有20多厘米长,露出在外的龟头像个鸡蛋一样,小孔中浸出透明的粘液。冬冬 虽然够开放的,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鸡吧。 「啊!真大!」冬冬不由的说出口,「我还能问一个问题呢,有女孩碰过你 这,这个大鸡吧吗?」 「惭愧呀!没有!」小庄做出哭状。 再来,小庄赢了。「这回我想吃奶行吗?」 「真坏!」冬冬说着,小庄的嘴已经叼住她的右奶头,右手继续玩弄左边的 奶子。由于凑的很近,大鸡吧顶在冬冬的右腿上。小庄像个孩子一样吮吸着冬冬 娇小的奶头,左手抚摸着她的光滑的脊背,右手揉捏着另一个奶头。「啊……讨 厌……啊!……」冬冬的右手慢慢的挪到小庄的鸡吧上,轻轻碰碰,一下抓在手 里——啊!真粗!真硬呀! 小庄突然起身,「是我赢了!呵呵,我没问问题呢。」 「矫情!不让问了。」冬冬知道小庄在逗她。「再来!」 小庄又赢了,「这个小洞洞是干什么用的?」小庄的手指一下抵在冬冬的屄 眼儿口。 「爽的!」冬冬笑嘻嘻的说。 「怎么才能爽呀?得说清楚呀!」一根中指一下插进了屄眼儿里——好滑! 好热!好软呀! 「啊……不行呀!」冬冬嘴上说着,却把腰向前挺了挺,「啊,有东西插进 来就能爽呀!啊……啊……」 「都什么插呀,插什么呀?」小庄身子前探,右叼住奶头吮吸起来,大鸡吧 顶了顶冬冬的大腿,冬冬一把抓住,慢慢的撸弄起来。 「插屄,啊……插屄眼儿……啊!」冬冬一只手握着大鸡吧,她才发现自己 的手都有点握不住;另一只手自己揉搓另一只奶子。「啊……手指抠……屄…… 大鸡吧……肏屄,都爽呀!啊……啊……」 小庄的中指抠弄着屄眼儿,他可以感觉到屄眼儿真的很紧,他想起冬冬自己 肏屄的那个假鸡吧,粗细和自己的手指差不多。屄眼儿一下下向里吸着手指,淫 水流到沙发上。小庄感觉到屄眼儿里的嫩肉大力的包裹手指。 「啊!啊!啊!!」冬冬了,屄眼儿里涌出大量的水。 小庄抽出抠屄眼儿的手指,放到冬冬眼前展示。冬冬真的很久没有这么痛快 的高潮了,虽然只是手指而不是鸡吧。但一晚上的淫荡游戏,真的让她欲火焚身。 设计的圈套如此顺利,出现了一根硕大的鸡吧,那么大,那么硬,真的没有想到 ——冬冬真的好想要——4个多月里,自己本身淫荡的屄眼儿没有男人的鸡吧肏 了,现在眼前如此挺立的大鸡吧,怎能不动心呀。 「还玩吗?」小庄问。 「玩。」冬冬还没有从高潮中复苏过来。她顺手就抓了一张牌,一甩——是 个K。 「你也没有衣服了,我也得摸摸你。」刚刚复苏的冬冬欲火没有丝毫的下降。 「我没有奶子,也没有屄,摸什么呀?」 「讨厌,我要摸鸡吧!你的鸡吧真大呢。」冬冬骚媚的一把抓住大鸡吧,慢 慢撸弄,「想射了提前说。」大鸡吧在冬冬的酥软的小手中真舒服,经过冬冬的 撸弄,好像又硬了好多,大了好多。 「我还能问一个问题呢,」冬冬媚眼迷离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庄,「说实话, 你的鸡吧让我这么玩,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最想?呵呵,肏屄!插进你的屄眼儿里肏你!你让吗?」说着,挺了两下 冬冬手里捂着的大鸡吧。 「让!」冬冬小声的回答。 「什么呀?我没听见。」 「坏蛋!」冬冬稍用力捏了一下手里的大鸡吧,「让!让你的大鸡吧插进我 的屄眼儿里,肏屄,肏我。行了吧?」 小庄一把抱起冬冬,走向大床。 深夜,雷声隆隆,闪电也不时的凑热闹,可能它们也在偷窥什么。风中夹杂 着丝丝的水珠,很不舍得把大雨降下似的。凉爽湿润的风吹进粉红的窗帘,窗帘 里是一间不太大的小卧室,沙发前刚刚尽兴过的酒菜盘杯仿佛诉说什么故事,大 床上一对裸体的男女即将上演着淫靡的春光曲。 小庄压在冬冬身上,两个人的嘴就吻到了一起。这是小庄第一次接吻,说来 真惨,原来搞了个女朋友,那叫什么女朋友呀。现在身下压着一个成熟美丽开放 的女人——可以说是放浪,这个女人有情欲大发,主动送上来……小庄的大脑欣 喜了,自己的舌头和这个女人的舌头搅在一起,手里揉捏着她柔软的奶子,大腿 蹭着女人柔软的屄,大鸡吧在她的酥软的小手中,这种感觉着神经,「肏你!肏 你!我要肏你!」他心里大喊着。 小庄把冬冬的大腿分开,挺着鸡吧向前凑,腰部用力,顶了两下,没有顶进 去。「啊!」冬冬呻吟了一声。 「真笨!」小庄想,「刚刚玩的时候她说喜欢的那的男朋友会调情,对了!」 小庄想到黄书和黄片的东西,计上心来,「管他呢,或许管用呢。」 小庄抱住冬冬,两个人的大腿纠缠在一起——他的左腿曲伸在冬冬的两腿间, 膝盖上次轻轻磨着她已经有过一次的小屄,挺立的大鸡吧一下下的顶着她的小腹, 右手伸到背后抚摸着她光滑的脊背,左手摸玩着一只奶子,时时的捏搓奶头,嘴 亲吻着冬冬的耳垂。冬冬也不闲着,双手勾住男人的脖子,嘴里兴奋的「啊…… 啊……」的呻吟。 「冬冬,舒服吗?想什么你告诉我呀。」小庄挑逗着。 「啊……爽!我要!……啊……别玩了……」冬冬娇喘着,「好坏你!」 小庄向下亲着,吻着冬冬的脖子,然后把她放平,叼住右侧黄豆大小的奶头, 左手继续揉捏着左侧的子,右手伸到她的胯间,顺着屄缝儿揉搓着冬冬早已滑腻 腻的小屄。揉了几下,把一只中指插进早就湿漉漉的屄眼儿里,只是在刚刚进屄 眼儿口一点的地方抠挖。「啊……啊…爽…好坏你!……我受不……了……」冬 冬呻吟的声音开始大了。 「哪儿受不了了?」 「讨厌!…我屄……受不了了,好想……」 「想什么呀?告诉我呀,我好知道咋办呀。」小庄说着,把屄眼儿里的手指 向上一钩。 「啊!!……我想要……要……大鸡吧……肏……肏……屄」冬冬淫荡至极。 「来,你告诉我该咋办。」小庄抓住她的右手,放在自己的大鸡吧上,她顺 手就把硕大的鸡吧握在手中,并曲起两腿,大腿分开。小庄一侧身就跪进那两腿 间。她把右手从腿下伸过来再抓住大鸡吧,引导着大鸡吧放到自己湿漉漉屄缝儿, 腰部向上挺了挺,把着大鸡吧让鸡吧头在屄缝儿中摩擦着「啊!……啊……」, 这样的摩擦看来能给她带来很大的快乐。小庄也很爽。是呀,一条硬邦邦的大鸡 吧都抵到屄上了,在自己的屄缝儿中了,只要对准屄眼儿一用力不就肏上了吗? 谁在这个档口受的了呢?但她真的感觉到这个大鸡吧真的太大了,是又期待又有 点怕。 小庄看来是没有喝多,觉出了什么。他左手抓起冬冬握鸡吧的右手,十指交 合放在她右腿大腿根;右手抓着鸡吧,一下下继续在她屄缝儿里摩擦,故意的一 深一浅的,鸡吧头和屄缝儿里的淫水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我的鸡吧大不 大?想要吗?告诉我你的想法。」 「好大!…啊!……我想要……想要…大鸡吧…插进来……」呻吟声越来越 大了,「插进……我……屄…屄眼儿……啊!……啊!……不行!」 「冬冬,乖!你把我弄糊涂了。」小庄说着,手里扶着鸡吧只在屄眼儿口摩 擦。 「啊!…你的…鸡吧……太大了…??我怕!」冬冬抬起头,看着小庄, 「小坏蛋,我怕你的这个,这个大鸡吧,我,我……我的屄,屄眼儿受不了。」 但她还是挺了挺腰部,这样要是真的肏起来会更方便。看来她对大鸡吧的期待要 比害怕强烈的多。 「你不是都让男人肏过了吗?鸡吧就是肏屄的,别怕。」小庄感觉到了她的 变化,要是再不肏就过了最好的时机了。 一声巨大的雷声后紧接着是急促的雨点倾盆而下。 小庄低下头可以清楚的看见那粉红的屄缝儿最下边经过刚刚手指抠弄过后有 些张开的屄眼儿,右手扶住大鸡吧对准那及其期待的屄眼儿,屁股用力一挺—— 他立即感觉到自己的鸡吧在滑滑的水中被一团很热的嫩肉紧紧包裹住——爽呀! 「啊!……太大了!」冬冬明显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大棒子顶进了自己的柔 嫩的屄眼儿里,屄眼儿全被充满的感觉好爽呀!涨涨的有点疼。不知道是因为舒 爽还是因为痛,她仰起头大声的叫出来!「你太坏了!快停下!」她真的快哭了。 其实大鸡吧只插进去四分之一,冬冬的屄眼儿实在是太紧了,紧紧的夹住了 鸡吧。冬冬这一说,小庄没有什么经验,真的不敢再用力了,「冬冬,弄疼你了 吗?」 「坏蛋,啊!??…你这么这么大?」说着,冬冬忍不住抬起上身低头去看, 她着一看,一条青筋暴起的大鸡吧抵在自己最隐私的地方,一小部分顶进了自己 的屄眼儿,把屄缝儿撑开,还有好大一截露在屄眼儿外面。这个场景加上屄眼儿 里略带疼痛的涨涨满满的感觉让她差点高潮,屄眼儿里的嫩肉一缩,「啊!…… 我就说人家受不了吗,」 小庄鸡吧感觉到她屄眼儿突然紧了紧,他知道她爽,可又不敢继续用力, 「冬冬,我的鸡吧怎么样?」 「太大了!我有点疼,好坏!」她轻轻打了他的胸膛,「我这么嫩的,屄, 受不了。」 小庄慌了神,马上抬屁股,想把大鸡吧从屄眼儿里拔出来。 「不要!」冬冬叫道,一下双腿缠住小庄的腰,「不要走,我要!」 这个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小庄不知所措,但马上想起曾经看过的黄书,女人这 会应当及其需要才对。他静了静神,腰部用力,大鸡吧慢慢的向着冬冬的屄眼儿 里插进,由于她的淫水很多,大鸡吧又插进了一小部分。 「快停下!」冬冬叫着,「先停下,太大了。你坏,你坏!」 大鸡吧真的挺不进去了,小庄知道不能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如此淫荡 的勾引自己的女子,怎么受不了自己的鸡吧呢?「冬冬,肏又不让肏,拔出来也 不行,到底让我咋办呀?」 「就这样停在里面,让我适应一下。好吗?」 「什么停什么里呀,这么说话不像你呀。」挑逗是不能少的,小庄知道。 「讨厌,把鸡吧停在我的,我的屄,屄眼儿里,你的鸡吧太大了,让我适应 一下。聊聊天吧。」冬冬红着脸。 「还玩刚才的游戏吧,我问你答。」小庄坏坏的把鸡吧往外抽了一点。 「啊!……你真坏,你问吧。」 「你不是和别人肏过吗?怎么屄眼还那么紧呀?」小庄很直接的问。 「讨厌,大夫说,我的阴道不能生孩子,要生也得是剖腹产,估计就是这个 意思吧?」 「那你前面几个男朋友怎么肏的你呀?」小庄感觉到屄肉又收缩了两下。 「讨厌鬼。」她抬头在小庄脸上亲了一下,「你个坏蛋,鸡吧都在人家屄里 了,还要问别人怎么肏我的。我就那么淫荡吗?」 「你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是女人中的?我告诉你,人前淑女,床上淫娃。你是 极品,我好喜欢你!」说着也亲了一下她的脸,「我早就想把处男身献给你了, 我现在觉得是做梦一样,你就让我做个好梦吧!」说着,鸡吧又轻轻向屄眼儿里 顶了顶,但没顶进去一点。 「啊……坏蛋!我早知道这句话。」冬冬媚眼淫靡,「第一个男朋友是大学 同学,我们只做了两回,只是疼,有点爽但不明显;后来认